CIH苏桓

微博id:CIH苏桓
lof放图存档处
涂涂写写摸摸鱼
是个秃头佛系又好脾气的人

真实想看那种
什么富豪强势omega和平平家世弱攻alpha的生子带娃狗血故事

o是那种大眼睛好看的跟个仙子一样,耿直又单纯,但力气不弱还会举铁感觉一拳可以打死自己的a的金刚芭比一样;
a是单眼皮儿平时都是好脾气会处事不算惊艳的长相但耐看还容易哭,平时好脸色,冷脸谁都不敢惹做事儿很靠谱;

然后两人搞到一起并结了婚,o还怀了孩子,但是o家非常反对这个a,强逼a离婚

孩子o家不愿意要,被a带走,o醒来发现孩子没了自家男人也没了,气得要死,误会开始

然后就是可怜兮兮的a每天想o想的要死,还要苦兮兮上班单身男人拉扯孩子

在abo世界观做点私设,o和a成结的话,发情期没有自己的a会很痛苦,但o家因为富有,有药所以离了a虽然发情期会痛苦一点但吃了药就没关系

再私设a如果有了自己的o,会带有o的信息素,因为此信息素所以没法有其他o,会产生抗体,其他o如果信息素流出会对a产生很大的抗性负面影响,冒冷汗头疼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必须要吃非常昂贵的药排出原o信息素。

自然a是没钱的,就更苦逼了,没法再婚还要赚钱拉扯孩子稍微不注意还要被其他o整的头昏脑涨要死要活

后来a回来探亲,不小心遇到了自己的o

此时的o已经接了家里的权,所以不担心家族势力

o看到a抱着一个缩小版的a(孩子像a),孩子因为小时候没跟o呆一起(私设要ao夫夫都在,在两人的信息素影响下才能健康发育),所以孩子特别瘦小导致o猜低了年龄认为不是自己的,以为a弄掉了自己的孩子还和别人有了孩子,气的爆炸

o把a一顿揍,然后还故意把a弄到他公司上班,隐忍的可怜鬼a,被o各种冷暴力,还和别人要好故意气他,a生活更加不容易,各种身心煎熬精神衰弱

私设a也在吃一种抑制信息素的药,在装b,所以o感受不到a的信息素以为a做了那个手术
然后o发情了故意不吃抑制剂引诱a,但a却忍着找了抑制剂给o,中途中止发情对o伤害有点大,躺了好几天,o气死了,我都脱光了你都不来你还给劳资吃抑制剂你丫的果然不爱我诸如此类

然后继续在公司更加变本加厉的冷暴力a,再后来a在公司忘带药,被其他o带出负面影响,o开始产生怀疑开始调查
孩子像a,并且自然而然就很亲昵o,后来o知道了孩子的年龄,并且发现了a在一个医院买药

o勾引了第二次,勾引成功解除误会,此时就是a一边委屈的哭,眼泪大颗大颗往往o腰窝上掉,一边哭一边吭哧吭哧的搞
都怪你!你家把我赶走我自己带孩子!不能见你好不容易见了你还要气我,你存心气我!你气死我了!你小王八蛋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最后是皆大欢喜一起带娃!

想看番外o不会带娃只会跟娃一起玩,还一起欺负a,偶尔还会幼稚的因为有时候孩子偏袒a所以和孩子吵架,但孩子特别喜欢o,孩子简直是完完全全缩小版a,a每天跟带两个孩子一样

就是什么软趴趴超级绝世好宠a和什么看起来金刚芭比有点“攻”实际团宠小孩儿一样绝世可爱o

可以的话还可以来个二胎,是a期待想念的要死要活的长的像o的小天使女儿,长大后可以帮a教训o和哥哥的天使女儿。














然后我实名推荐李东海李赫宰,吴磊刘昊然做主角

多合适呀,东海吴磊都是举铁金刚芭比大眼睛好看的仙子,赫宰昊然都是耐看单眼皮

我是真的想看大猴子牵小猴子和大柴牵小柴呜呜呜想想我都可爱的跪下来了

我狗了一手好cp,妙啊,完美啊quq!!!

就是弱o强a看多了才真的想吃一口强o弱a!!明明这样也很带感的!!
a带孩子,多可爱啊呜呜呜!!quq




有生之年我也写不出来的感觉了

肝稿肝作业空档中摸了个自画像

其实也不是很像
但的确有这么壮 ​​​💪








接一两个这样的头像,半身,完成度只限于此,价格一百三左右浮动,有约私信~你们肯定比我长的好看画出来也会好看些233333

反攻是不可能的!!一周年快乐!!

申报记者何书桓:

今天我们认识一年啦!@CIH苏桓 
朋友们,站双桓吗?我在前面的那种。

我就是那个朋友,欢迎大家来玩嘻嘻

陆曼陀。:

深夜群宣。
朋友建了一个同好群,欢迎来吸。
进群会有问题审核,然后拒绝单纯的游戏门派爱好者。

实在不太会讲故事,以后能不动笔就不动😂

把小和尚写完和大礼包画完就半退圈养老了,然后咱们江湖有缘(糖)再见

(熊猫摘帽退场.jpg

戏有情【昊磊】盲狙零分试卷

戏有情(高考盲狙)

2018年全国卷II高考作文题 (适用地区:甘肃、青海、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宁夏、新疆、陕西、重庆、海南) 。
二战期间战斗机防护,多数人认为,应该在机身中弹多的地方加强防护。但有一位专家认为,应该注意防护弹痕少的地方。如果这部分有重创,后果会非常严重。而往往这部分数据会被忽略。事实证明,专家是正确的。请考生结合材料进行分析。自定立意、自拟标题,写一段作文。

跟盲狙题目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口水账正文,一点边都挨不上(打扰了
零分考卷展示👇

正文:

一位优秀的伶人,该有两面。

1.
挽香楼的头牌旦角儿换人了,名叫飞流。

飞流心智不全,却能唱的一手好曲儿,虽说排练的时间会比常人久很多,但却和挽香楼老板一样,长了一张勾人的脸蛋,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

飞流初次登台唱戏,萧景琰带着萧平旌来看了,那时战争还没打响,生活还算一片安平,看对眼儿的人说处着也就处着了。

老板直呼姓萧的都是祸害,挽香楼是栽在了姓萧的手里。

2.
看客向来说飞流性格冷漠,谢了幕后不回应台下任何呼声,但他却会在唱完后扑向后台等着的萧平旌的怀抱,像幼猫撒娇一样蹭人的脖颈。
萧平旌来时会给人带蜜柑橘,甜滋滋的桂花糕,有意思的机巧小玩意儿。
再在飞流吃的黏了满嘴角时,轻轻舔掉抹去。

萧平旌会尝试着给飞流上妆,因为他喜欢看飞流上妆时的神色,山河妙曼,春色满园,百般生动,万种风情,谁看见了就扑谁一脸花香气息。所以萧平旌经常在胭脂抹脸,口红染唇后就会忍不住的亲吻上去,亲掉了自己亲手抹上的唇妆。

萧平旌还会陪飞流排练唱戏,他五音不全只能念词儿,但飞流对着他却唱的最为情动,两眸闪动捎带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3.
好景不长,战争打响,挽香楼也关了门。

萧景琰作为将军,上了战场,飞流那段时间就看着梅长苏像被牵走了魂儿一样,浑浑噩噩数着时日。

飞流不知道萧景琰去哪儿了为什么梅长苏会紧张成这样,但他知道,战场,那一定不是好地方。

只有在萧景琰回了,梅长苏脸上才恢复了血色光彩。但部队能停留的时日不长,萧景琰这次再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是萧景琰上战场的第三年。

梅长苏大病,挽香楼却重新开门作唱了。

4.
梅长苏说,姓萧的命都是许给战场了。
可飞流不曾想,萧平旌就这样接过了萧景琰的部队,上了同一处战场。

萧平旌去战场的头一年,飞流还能唱天仙配牡丹亭,年复年,飞流就只唱霸王别姬了。
唱曲哀婉悲壮,来听的人却越来越多。

5.
再一年萧平旌回来了,梅长苏病刚好一点,能离开病床在院落转转了。飞流喜上眉梢的通知了梅长苏,梅长苏却只是叫飞流叫来萧平旌,只叫他一人。

萧平旌接到传话,亲了飞流的瘦的凹陷的脸颊,去了后院。

飞流不知道苏哥哥和平旌聊了什么,但平旌是红着眼眶出来的。
飞流摸上萧平旌的脸,萧平旌还在发抖的手覆了上来,转而把脸埋到了飞流的掌心,飞流感受到了温热的水珠落在了掌心。

梅长苏问,萧景琰的尸首找到了吗,安葬何处,何人所杀。
还问,萧平旌你敢不回来吗,你敢像萧景琰一样也死在战场上吗,你敢活下去吗,你敢让飞流像我这样苟活接下去的半生吗。

萧平旌面对这一系列你敢,却一个也答不上。

6.
萧平旌一如当年的萧景琰,骁勇善战,连打好几场胜仗。
敌方屡屡受挫,自然会想办法对付,可吸取了教训,前线上的萧平旌却更不好对付了。

可不知是谁提到了。
萧将军和城里最有名的旦角儿的爱情,是人人皆知口耳相传。

真正的软肋,遭到重创才是一击毙命的。

萧平旌处处考虑,也不曾想到,敌方会勾结内部奸人直接打到后城去,后城沦陷,敌方还放出消息说掳去了他捧在心窝窝上的人。

7.
萧平旌连夜带兵赶回后城,却满眼只有寥落破败,烟火缭绕,整座城被坦克大炮碾的不成模样。

萧平旌顶着熬的通红的双眼,苍白着脸跑到挽香楼。

只寻得人去楼空。

萧平旌心情起伏千百般次后却逐渐冷静了下来,仔细回想,梅长苏曾说,让他不要担心挽香楼会出事。

“若飞流是你的软肋,那不消你说,我会护他周全,但你一定要冷静,不要被蒙了眼,不要学萧景琰,傻里傻气平白搭了命。”

挽香楼有个密道,萧平旌知道的。

萧平旌跑到后院,假山丛中的石头果然被挪动了,进了密道,沿着一路的标记走了竟有十多分钟,再看竟然是城外了。

一棵树上用小镖卡了一封信。

信上是飞流歪歪扭扭写着的“安好勿念”。
顿时心中的石头放下,一紧一松,萧平旌竟是站都站不稳了。

8.
爱人周全,萧平旌斗志大增带兵反攻,不消一星期便夺回了后城。

首先修好的就是挽香楼。
萧平旌就坐在戏台上等,三天后才盼的心上人归。

“你回来了。”

来人瘦脱了形,却还是笑的眉眼弯弯,目中微带瞋视而有情,飞流不做答,只是唱。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梅长苏看着萧平旌笑的拥紧飞流,用力的恨不得骨肉相融,一阵酸楚。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9.
后城重修,萧平旌又要回去前线。

经历了一次覆城的惊吓,两人更是不舍分别,但前方战事吃紧,萧平旌无奈告别,可这次飞流却哭肿了眼。
这也是萧平旌打仗的第三个年头了,他害怕,萧平旌会像萧景琰那样,一去不回了。

后来,飞流只能断断续续收得萧平旌一封又一封来之不易的书信,有的传到手上甚至都被血染红晕开了笔墨字迹。

再到后来,是连书信都接不到了。

10.
后来的城里总传说。

挽香楼的头牌,历来都是薄情之人。
唱的都是悲伤婉转的调子,从不唱喜调。
唱罢后不笑也不语,平日不嬉也不侃。
梅长苏如此,飞流也如此。

可战火纷飞的年头,挽香楼确实一直都唱着,一直唱到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了,飞流却等不到萧平旌回来。

挽香楼宣说飞流要唱最后一曲,至此之后再也不唱了。

11.
在后台的飞流还未上戏,妆只化了一半,手有些颤抖,怎么都描不好眼线,反反复复好几次直到有人却接过了他手中的笔。
飞流以为是梅长苏,但定睛在镜子看到来人,眼泪直接就掉下来了,晕花了妆。

“我回来了,赶上了你最后一唱。”
从背后被人圈住,亲吻了头顶。

一位优秀的伶人,该有两面。

一面薄情。

一面却是多情。

薄情之人实有情,多情全寄予郎君。

尾声:
“为什么不回来!”

小皮筋挨打了,小胳膊被咬了一圈儿牙印。

“宝贝儿听我解释quq轻点轻点我还有伤呢!苏哥哥救我!”

梅长苏气:“活该!姓萧的都是坏胚子!看我们小可怜眼睛都哭成小核桃了!再多咬几口!”



成为一个拥有有趣灵魂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今日自己给自己灌鸡汤(1/1

圣僧等等我 (下①)【昊磊】


很沙雕
很脱线
神奇的和尚刘昊然设定(dbq最近很爱磕和尚
神奇的和尚被勾引还俗设定
神奇的年幼种情种(bushi
友情客串:山凯
文里都是善良单纯的人,抱着最纯的初心待人的人,所以ky们就口下留情点吧。

恭喜宝贝磊磊成为准大学生嘻嘻!!

正文:

25.
吴磊住在寺院里,免不了收到姥姥送来的水果零食,生怕他吃不惯素斋。

姥姥宠大外孙,吴磊宠小光头,姥姥送来的吴磊再一股脑全往刘昊然的禅房送。吴磊听净念师兄说完,竟是生出几分愧疚感,内疚自己当初不辞而别,内疚让小光头那时那么惦记,恨不得加倍还回去补偿起来他们差的这十多年。

禅房本来不让闲杂人进,吴磊头一次去的时候,被其他小师父拦在外面。

“小师父让我进去吧,我不干坏事儿。”
其实这又是实打实的“坏事儿”。

“不行小菩萨这里真不让进。”小和尚都不敢直视吴磊笑的那么好看的脸去拒绝,栗色的小卷毛微翘带着俏皮,在阳光的打照下整个人闪闪发亮。

吴磊眼看着刘昊然“闺房”在前,却没法一探究竟,遗憾的不行。

“师弟让他进来吧。”

吴磊转头,刘昊然出现的时机真是天仙下凡佛光普照了。

刘昊然在寺院里真的是宝贝疙瘩,小时候最受师兄们疼爱,成年后有师弟们喜爱尊敬,因为大多时候是由他来教小师弟学习。

“智源师兄。”
小和尚乖顺的叫到。

“去学习吧……”看着吴磊顿了一下又添了句,“以后这位小菩萨就不用拦了。”

小和尚虽说不明白缘由,也只是点头应允便离开了。
吴磊就这样拿到了在寺院畅通无阻的绿卡。

第一次到禅房,吴磊好奇的紧,东瞅瞅西看看。
刘昊然房间收拾的很干净,也很简朴,桌上全是书,理学佛学都有,还有外语和名著,桌子上覆着玻璃,下面压着好几张照片,其中有刘昊然的佛学院合照,吴磊在一堆水煮蛋里一眼锁中了刘昊然,他的小光头果然是人群中最显眼最好看的。

意外的是桌上还有一副黑框眼镜。

“圣僧,你还戴眼镜啊?”

“嗯,有点近视,度数不低。”刘昊然站在门口由着吴磊在他房间里来去晃悠,东摸西看,吴磊在房间,他就不进去。

“你戴着我看看~”
吴磊拿着眼镜突然凑到刘昊然眼前,距离是在太近,刘昊然都能细数吴磊一根根长翘的睫毛,那双眼睛太具魔力,盯得刘昊然抬不动双腿,直愣愣的站着回望。

是深渊,还有着空灵诱人的回声。

等刘昊然反应过来,吴磊都快把鼻子贴到自己鼻子上了,呼吸全喷洒在了自己的脸上。
红晕迟钝的爬上了整张脸,刘昊然往后磕绊的退了好几步,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他的睫毛像小扇子。
他的鼻头圆圆的很可爱。
他的脸上还有几颗小痣。
他的嘴唇是粉色的。
他……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色即是空……
……

刘昊然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吴磊坑进去了。

26.
吴磊把刘昊然拖进房,然后大喇喇的坐到刘昊然的床上。

“智源师父,聊聊天吧。”
虽然平时吴磊缠着人家闲聊的也不算少,但多半是吴磊在说,刘昊然听着,说露骨了还会把刘昊然吓得嘛哩嘛慌的走掉。

吴磊知道的刘昊然,都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张一山,净念师兄,老师父和尼师,但鲜少有刘昊然自己说的。

吴磊的表情很认真,认真的刘昊然不忍推辞。

“小菩萨想聊什么?”

“我能不能不叫你智源了?”

刘昊然垂着眼不看吴磊。

“小菩萨想叫什么,随你喜欢就好。”

“出家人不打妄语的哦?都随我?”

“不打的。都随你。”

“我想叫你刘昊然。”

设想很多,唯独这个刘昊然没料到。

已经太久没有人叫他本名,这个名字像是被封尘在最遥远的记忆中,刘昊然自己都快反应不过来这是自己的名字。
或是因为被遗弃,刘昊然曾经甚至讨厌过这个名字,明明是遗孤,还有名有姓,说起来三分可笑七分讽刺。

但吴磊这一声叫出来,如同赋予了这个名字别样的意义,更深刻的意义,就好像作为刘昊然存在的自己,更重要了。

至于吴磊怎么知道他本名的,净念师兄表示自己只是在讲故事,不是故意的。

“不能在外面这样叫,特别是师兄师父面前……”

声音越来越低,后面几乎听不清,看着刘昊然的耳朵和脸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吴磊心情像吃了跳跳糖一样。

“好嘞~”

27.
吴磊不仅持靓行凶还持宠而骄。

拿了绿卡的吴磊往刘昊然的禅房跑的越来越勤了,还被住在附近的师兄师弟撞见过好几次,闹的刘昊然可尴尬了,撒谎不会撒,只能吴磊来打圆场说来找智源师父探究佛学。

小菩萨看着就是善良又可爱的人,还真没人生疑。

吴磊抱着零食往自己房送的势头太猛,劝都劝不住。
可自己惯坏的人只能自己受着啊。

后来刘昊然都不敢给吴磊开门了,经常是门外有妖在敲门,和尚急的团团转。

28.
吴磊喜甜,所以送来的零食大部分都是糖。
刘昊然看着大白兔奶糖上的兔子,脑里想的都是吴磊笑时露出的兔儿牙,剥了一颗,甜的黏牙,心都软化了。

吴磊来过房间,却一直没发现刘昊然摆在角落小窗台上,种在酸奶瓷瓶儿里的小雏菊。

玻璃小瓶子经过十多年,刘昊然种过豆芽,种过各种小花小草,最后还是选择了小雏菊。

无法诉说的爱情,比可以告白的爱情,来得更殷切。

小雏菊的花语,是属于暗恋者的心意。

29.
寺院冲着智源师父来的小姑娘不在少数,因为这个,吴磊在学校的时候都能咬破五套床单,现如今在寺院里坐镇着,吴磊更不能乐意有抱着异样心思想见刘昊然的人出现。

吴磊小时候是小红花的瓷娃娃,长大后更是朝着俊美一词笔直奔去不带刹车,放人堆里总是格外出挑,身材比例也因为常泡健身房的缘故挺拔有型,胸肌腹肌公狗腰,随便拍都能像画报一样,现在少女迷恋的几大要素算是占了个全。

所以当刘昊然撞见吴磊从善如流眉眼弯弯的跟来寺院的小姑娘聊天时,第一反应是掉头走掉,然后便被潮水般疯狂上涨的酸楚覆没。

小菩萨长的好看,惹人喜欢是自然,自己是在自顾自难受个什么劲儿。
何况有些事人家也从来没有开口过,一时逗趣也很正常。

往重了说自己还是皈依佛了的人,不该动不该有的歪心思的,戒律清规被丢到哪里去了。

一只手捉住了刘昊然宽宽的衣袖,正在心里大段说辞教育批评自己的刘昊然被拉的一个踉跄。

“刘昊然。”

“你松手。”

难得没有软乎乎的叫小菩萨了,刘昊然几乎是梗着脖子咬着牙说了。

吴磊揪着衣袖子不松手,把刘昊然扯到没人的角落。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都没想。”我什么都不敢想。

“哎呀……”
与刘昊然相反,吴磊此时心情算是美滋滋了。
小和尚难过了,并且是吃醋了,显而易见的。

吴磊放软的音调,揪着刘昊然的袖子轻声细语的解释,低头又抬眼,角度抓的正好,小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的刘昊然是一点招都没有。

“我不喜欢她们跟你讲话。”

“所以我要把她们劝走对不对?”

“我喜欢你。”

“就只喜欢你。”

窗户纸突然被捅破,告白突如其来,不是小女生那样扭扭捏捏,吴磊明亮的眼睛看着刘昊然,耳朵虽然红透了,语气却是坚定的像宣誓。

刘昊然跟被点了穴一样,傻了,眼睛都睁圆了。
眼前人趁机凑近双手攀住脖子把小和尚抱了个满怀,吴磊比刘昊然只矮了小几厘米,是刚好能把下巴卡在颈窝的位置。

“最喜欢你啦……”

暖烘烘的热气喷到耳朵上,刘昊然腰都麻了,吴磊说完最后一句飞快的放开跑走了。

刘昊然被吴磊这三连喜欢死死定住了。

看着吴磊连后颈都嫣红一片的跑开,小卷毛随着奔跑的幅度一弹一跳,他却挪不开一步,佛珠都没捉的住,掉在了地上。

清脆的一声,也是刘昊然理智断弦的声音。

30.
吴磊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扑倒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捉着被子翻了几圈把自己裹成大号蚕茧,王俊凯扇着蒲扇,一脸奇怪的看着吴磊这么个大热天把自己越裹越厚,垫下边的被单都被裹上去了。

“你干嘛呢吴磊?”

回答的是一阵变调的长嚎。

瞅这傻样,一准跟上次一样,又干什么坏事儿了。
王俊凯笃定的想。

磊羞羞的延迟实在有点高。

31.
刘昊然仰面躺在床上,佛经不想诵了,思维混乱打了结,理不清。

身上温度至今没有降下来,脸上身上烧的难受,可指尖却是冰凉的,还在轻微发抖。

满脑子都是小菩萨的告白,不敢开口,怕一张嘴就忍不住回应了这份喜欢。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别倾城

世上安得两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32.
暑假快结束了,高温却一直不见减。
吴磊挑了个好位置坐着看刘昊然在凉亭里教小沙弥写作业。旁边王俊凯吃着吴磊姥姥送来的坚果,磕的咯吧作响。

“就知道吃,多留些我还要给小和尚送去。”

王俊凯感受到了强烈的差别待遇。
当初是谁软磨硬泡把他拖过来,天地良心来了还要受这般待遇,这趟来的可有点太亏哦。

“小凯吃西瓜吗~”

……

“吃的!谢谢一山哥~”

有西瓜吃的话,好像也不算特别亏。

33.
快到要走的时候吴磊才知道,小和尚还有微信。

“我们又不是原始人……”
净念师兄表示普通人对僧侣的刻板印象也太腐旧了点吧。

“我们寺院还有公众号呢。”

吴磊陷入了沉思,认真反省,应该少看电视剧,多走进生活,和尚不是真的每天敲木鱼只会阿弥陀佛的古代人。
不过细想下来心里却有些私念的开心,这样是不是代表,他回学校了也还是能跟他的小和尚保持联系?

吴磊在净念师兄的手机上琢磨刘昊然的微信。

果然是小和尚……

朋友圈一股脑全是鸡汤佛法,头像还是一朵莲花。

吴磊悄悄提交了好友申请,也不知道刘昊然什么时候才会回复。

经过上次的坦白,后来的刘昊然看他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心里痒痒得很,却又问不出缘由。
越是要到分开的时候,人就越是容易多想,越是会变的焦虑难安。

34.
分开的那天,其他的师父都在早课,只有刘昊然出来送了,因为太早,附近也没什么香客,只有王俊凯和打算和他们一同回北京的张一山在旁边。

吴磊看了一眼王俊凯,王俊凯了然的拉着张一山先走了。

“圣僧,我要走了~”

吴磊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有在颤抖。

“小菩萨一路小心。”

“小光头。”

“小菩萨。”

“刘昊然。”

“……吴磊。”

太难控制了,手握成拳,指甲都扣紧了手心肉里,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在大颗往下掉,这是吴磊第一次听到刘昊然叫他的名字。

我这又一走,小和尚再被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给勾搭跑了怎么办呀?要是有小姑娘来趁机摸小手怎么办呢?别人摸了小光头的脑袋又怎么办呢?小光头忘记还有小菩萨喜欢他怎么办?
中间已经缺了十几年,现下重新接上却又要经历分开,难受的跟抽筋剔骨一样。

是真的很喜欢。
想把小和尚打包带走。
哪怕只是一个学期都难捱。

“昊然,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你喜欢我吗?”

刘昊然一直盯着地面,佛珠在手里竟觉的烫手。

“……”

“吴磊,回去吧。”

回去了,他也就可以断了俗念了。

这一回去,就不要回来了吧。

35.
有法师说过。

勾引出家人,果报在地狱。

只是吴磊没想到这报应来的这么快。

“回去吧。”

真是我佛慈悲,我佛亦有降魔手段了。

被一掌拍下寒冰地狱的妖孽,真情实感的难过了。

TBC

这一章写的我太难过了,还疯狂卡壳瓶颈,感觉没法很好的写出小和尚和大学生的心境,所以没法在这一章完结了。
小和尚和大学生都很可怜呜呜呜,沙雕文学变成这样我也不想的。

当了二十年的和尚,肯定不是说还俗就还俗嘛。

还有个【下②】应该就可以正儿八经完结了。

至于我们磊宝贝,下章说回来就回来。

投喂 @申报记者何书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