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苏桓

这号以后只搞cp
涂涂写写摸摸鱼
是个秃头佛系又好脾气的人
【所有cp可逆不拆】
【没涉及h和明显攻受意义的图会打双向tag】
👆划重点

微博同名🤘

双双 【昊磊昊】 第一章

两小无猜成长恋爱记,流水账超慢热长篇(可能)记录
投喂 @申报记者何书桓 的双学霸au
涉及演员较多,前期未成年无x行为,后期成年无差(真)可逆,注意避雷
写东西是几年前的事了,更新比我的图还要龟速不定💅

正文:
—— 卿卿我我幸运儿 天天春风得意
     双双向往恋爱这大志

01.刘昊然这逃不开既定命运的双腿

  14年的夏天好像格外黏着,顺城闷的跟蒸笼一样,刘昊然隔老远的人群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仗着个子高遥遥的望了一眼俗气的红艳艳榜单,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把鼻梁处被眼镜儿积起的汗,扭头走了。
  五班刘昊然的大名从高一开始一直挂在红榜前三,经历了各大小测验,就没落下过几次。

  彼时的刘昊然下巴还没褪去少年的圆润,黑色眼镜框挡了大半张脸,虽然个子扎眼,长相清秀,但绝对算不上校园惊爆级别人物。并且用班上女生的话来说,六块钱这人吧,虽然高智商,却有点低情商,别的方面都还好,哥们儿间插科打诨少不了,主要就低在这恋爱值上,不少小姑娘想跟他来一场青春气泡果汁味儿的纯洁恋爱,都被这位正直的宛若小白杨的班长同志以“应以学习为重”打发了个遍。

  正直小白杨刘昊然读高三的好友张一山气哼哼的表示,这哪里是小白杨,明明就是典型的朽木,不可雕也。

  这茬小测验的结束紧跟就要期末了,来年就升高三了,张一山也在忙乎考大学没时间顾他了。本来按照以往这时间点还可以一起去摸两把篮球的。
  刘昊然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书包,认真思考能干点啥事儿。
  捞起脚边的篮球,还没跨出教室门两步,刘昊然就被班主任叫住了。

  “昊然!”

  班主任笑的可亲,刘昊然笑的哆嗦。
  我想的干啥事儿可不是这档子事儿啊!

  “上次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啦?”年轻的吴老师背着手微微前倾,刘昊然抱着书包微微后仰努力挤出微笑。

  “吴老师,学习忙……”

  吴安瞄了眼刘昊然提溜着的篮球眼睛一眯,“别嘛,卖我个面子!”

  刘昊然尴尬的把篮球往身后遮了一下,眼一闭,心一横,“得,您说个时间,我去还不成。”

  此时的刘昊然并不知道,就是这心一横,他后来大半辈子算是栽出去了。
  后来的后来,刘昊然不止一次感叹,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好吧,他还是会答应吴安。
  
  大好的周末,一点也没转凉的天气,刘昊然提着一袋子的高一数学辅导书被拦在一个看起来有些高档的小区门口,刘昊然腹诽着万恶的强权主义和资本主义,一边笑的讨好试图让安保好好跟他讲话。

  欺负学生娃算什么本事!

  安保凶巴巴的要他报上户主的名字,吴安那厮只给他说了几栋几号连给谁补都没交代清楚,他哪儿知道要补课的户主是哪位大神。

  “我只是来补课的,真不知道他家户主哪位,要不这样,您给他家打个电话,他家应该知道我今天会来。”

  安保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穿着白T恤黑色七分裤,锅盖头配黑框眼镜儿,浓眉小眼的,感觉是挺老实的,就是这身高让他要仰着头看着实不爽。

  “搁这儿等着,我打个电话问问。”

  在门口又晒了五六分钟,安保从小亭子里钻出来,口气更凶了,“打过电话了,人家说了今儿没人会来,你打哪儿来打哪儿去吧!”

  在门口总计站了快十来分钟的刘昊然,晒的露在外边儿的脖颈都红了,汗水顺着背脊打湿了裤腰。这会儿听了安保的话,刘昊然只感觉额角青筋暴起,一突一突的跳的头都疼了。
  心里骂了吴安不下十句刘昊然愤然转身决定再搭接近一个小时的车回去,并认真思考着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答应某不靠谱班主任,放弃了能满足的吃冰西瓜看球赛打游戏的美好周末。

  然而又是走了没两步路,刘昊然逃开未知命运的腿再次被绊住了。

  安保像是接到了回拨电话,把他叫了回去。

  “诶那锅盖儿,回来,这边打回来问你名字呢。”

  锅盖,锅盖,锅盖你个头啊!

  刘昊然气的够呛,把打湿的刘海儿呼噜了上去,非常傲气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徒留安保在后面“那锅盖锅盖”的诶了半天。

  走三分多钟,站在公交站人堆里,交通卡都掏出来了的刘昊然,腿又被这难缠的命运抱紧。

  “请,请问您姓刘吗?”

  挤乎乎闹哄哄的人堆里传来带着大喘又小心翼翼的询问。刘昊然纵使再高,隔了三四排人梗着脖子张望了好一番也没瞅见是谁在问。
  人群再次开始骚动,615公交车来了,刘昊然捏紧了交通卡暗想,装没听见好了……

  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刘昊然一边这样假装毫无负罪感的疯狂洗脑自己的默念,一边被动的随着大波人流往车上挤,并暗下决心回去了就坚决的拒绝吴安再也不会答应过来了。
  然而,我们前脚刚迈上公交,几乎要顺利逃离事发现场的刘昊然同志,被一股强有力的未知力量紧紧扼住,一句“卧槽”卡在嘴边,被拉了个措手不及。而挤车的人们仿佛带有自动感应,非常眼力价的让出一道完美的弧扇形把他给顺利的排除到挤车大队之外。
  
  人的命运总是按照既定的方向在前进的,即使你可以改变过程,总会有各种未知力量的干扰,让你无法撼动结果。
  此时的刘昊然并不知道的是,这一股强大的未知力量的名字,就是他最不屑一顾,万恶又臭俗的——爱情。

  被拽留在原地,看着公交车远去的刘昊然这下是真的火了,大太阳彻底把他的血管晒爆开,涨红了脸的回头吼上了。

  “这么多人你搁这儿这么拽会死人的你知道吗?!”
  吼完刘昊然就愣了。

  眼前人松开抓住刘昊然装辅导资料的口袋的手,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摸了摸顺毛刘海,几根儿不顺服的呆毛乱翘的支楞着。

  “对,对不住啊……”听起来很有诚意的道歉,再抬头可怜兮兮的对视,试探询问,“是来帮忙补课的刘学长吧?”
  
  炸开的血液迅速倒流,箭在弦上的怒火猛踩了刹车,理智把刘昊然一把急拽,如同来人这一把关键的急拽。

  “你这不都看见了吗?”血液倒流的刘昊然有点头晕,晃了晃手里的资料袋气哼哼的回,“我就是,您,哪位?”

  您,哪尊大佛?

  “姓吴名磊,三石磊!”

  吴磊小同学笑的露出兔儿牙,刘昊然同志皱着眉头勉强笑出虎牙来,礼貌的呼应了一秒。

  兔牙虎牙初次打照面,既定命运的齿轮开始了它的疯狂转动,按照恶俗偶像剧的套路,此情此景是不是应该配上一声清脆的风铃声?

  刘昊然不这么觉得,只可惜,这班错过的615公交,让刘昊然被死死束缚的双腿再也没机会挣吧开了。
  

下一章:第二章
  

评论(2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