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苏桓

这号以后只搞cp
涂涂写写摸摸鱼
是个秃头佛系又好脾气的人
【所有cp可逆不拆】
【没涉及h和明显攻受意义的图会打双向tag】
👆划重点

微博同名🤘

【翻译】实录山田 02

lof上再转一次~看完满脑子山田😂辛苦原po太太了!

折原的小静静:

学力


我的学习能力低的出奇。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学生时代的每门学科都以不同的理由在不同的时间被我放弃掉了。


我首先放弃的是历史,具体的记不清了。这大概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平常一样毫无干劲地在社会课上发呆,突然顿悟出来的结果。


“……恩?喂喂喂,我为什么非要对那些历史上伟人的丰功伟绩叩首低头不可啊?这和我现在的生活不是毫无关系吗?卑弥呼?你谁?陶瓷器?早碎光了吧?比起这些,我亲爱的老师,你重组班级的时候选的学生是不是错的太离谱了啊?这是一种怎样的迷之平衡啊,这样下去我们班在运动会上会被别人杀个片甲不留的哦?而且会学习的聪明学生也一个没有嘛!居然我是第一!哈哈哈哈!……哎历史不需要啦。”


类似这样的。


然后我也放弃了国语。


准确来讲,国语我勉强撑到了中学。“勉强撑到”的原因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放弃国语的征兆。但是这个忍耐力超强的山田少年,以“起码坚持到中学!”为目标一直努力着呢!


事情的起因是突然到来的“look山田”现象。这个“look山田”现象对于当年幼小的我来说,打击程度堪称毁灭级。


大家肯定是头一次听说这个“look山田”现象吧。


是的!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对你们来说只是个没什么大不了的恶作剧而已!所以我很不甘心!


不过,想必现在这在读这本书的全国的山田们眼眶都湿润了吧。我都懂的啊,你们的心情。


全国大多数素未谋面的山田们啊,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无论何时我们都在一起!


喂!山田以外!你们这些罪孽深重的山田以外的人啊!不如借此机会细数一下你们当年犯下的,如今又忘得一干二净的罪恶如何!


这份罪恶,就是“look山田”现象!


哎呀,既然我已经是杰出的山田了,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在这里冷静地和你们聊聊这件事吧。


山田这个名字就算是你们这样的笨蛋也会读,哦不好意思,山田这个名字只是单纯地因为好读,所以经常被拿来举例子,比如银行和政府要你填表之类的时候给的样本啊,国语的教科书上啊之类的,和英文里的John是差不多的。


所以你们这些幼稚的人,哦不好意思,山田以外的各位就经常拿山田玩梗。


所以对于现在正在书前哭的各位山田来说,首先到来的一定是国语课吧。


国语课上老师正在读课文,就在提到“山田”的那个瞬间,你们这些家伙一脸坏笑的样子,哦不好意思,班上山田以外的各位,一定会一边笑着一边去看班上的山田。


“‘山田’诶,嘻嘻嘻……”


这就是,“look山田”现象。


也只有我这种山田资历30年以上的老手山田才能在这冷静地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但是对于这个世上山田资历连十年都没有的新人山田来说是肯定做不到的。


给你们举两个关于“马场”和“别府”的例子怎么样。


“‘山田’诶,嘻嘻嘻……”


被马场氏这么说了也无所畏惧。


“‘山田’诶,嘻嘻嘻……”


被别府氏这么说了也毫发无伤。


“‘山田’诶,嘻嘻嘻……”


喂,那个佐藤,你可是最不应该说的人。你可是日本第一大姓吧?!喂那个铃木你也是,一直待在三大姓氏第二位你还好意思说。


哎呀,跑题了。


鉴于这份被群嘲的屈辱时常发生,我从小学低年级就萌发了放弃国语的念头。所幸的是这种孩子气的作弄随着年龄的增加逐渐减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消失了。


接着我迎来了我的中学时代,我一如既往地学力低下,但随着环境的变化和学习科目的增加,我难得地有了一心向学的念头。然而就在这时,我和一位女教师相遇了。


先说一下,正是这位女教师促成了我彻底放弃国语的未来。也就是说,正是这位女教师成为了我的国语老师,导致了一直在小学期间挣扎徘徊的我,最终在中学完全放弃了国语。原因很简单,思春期的我,和这位女教师的波长实在是合不来。


这位女教师很不幸,表情和语言都是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教课的方法也实在是无聊。这样无聊的国语课每天反反复复,我自然也失去了听课的兴致,最后连老师都说出了“山田的话,就那样吧”的话——因为我恶劣的学习态度,老师最终放弃了我。


某一天,三个小时漫长的国语课终于结束,下课铃声响彻教室,值日生“起立,敬礼”的话音刚落,老师朝我这边走来,边走边说着“山田君你午休的时候来一趟办公室”,然而此时我都快走出教室了。虽然我连一个正眼都没给她,但是这句话还是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于是我怀着“啊啊麻烦死了”的忧郁情绪趴在桌子上度过了宝贵的课间休息时光。四个小时的教学再次过去,我随随便便吃完了饭,便和朋友们出去乱逛了。这是突然有一个女生匆匆忙忙地朝我跑来,“老师在叫你哦……”这时我才记起来还有这么回事,不过还是边说着“嘛……管他的”风一样的跑掉了。


第二天,国语课刚下,下课铃声响彻教室,值日生“起立,敬礼”的话音刚落,老师朝我这边走来,一副非常愤怒的样子:“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我说过‘午休到办公室来’的吧?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啊!今天一定要来啊!”说完便快步离开了教室。受此气场所迫我不得不看向了她,于是我怀着“啊啊麻烦死了”的忧郁情绪趴在桌子上度过了宝贵的课间休息时光。


这股忧郁的阴影把我笼罩,害得我午饭都吃的闷闷不乐。就这样,午休最终还是来临了。


忧郁的我一步一步地往老师办公室的方向挪着:途中不断地和迎面而来的同学抱怨着自己的惨状啦、边数着台阶边下楼啦……


于是我发现平常一直走的楼梯“一介台阶有17厘米的样子,一共13介,那总高度究竟……2米……21公分……一口气跳下去的话肯定要完,慢慢下楼果然还是正确的啊……恩,我可真冷静啊。”之类的。


“二年级的那个前辈真是可爱啊……名字我说过的吧?……有没有男朋友啊……哎呀应该有的吧,毕竟那么可爱啊……不过万一没有的话……不不不没有也轮不上我啊……恩,我可真冷静啊。”之类像公分一样细小的情绪泛滥起来了。


“啊,那个我很崇拜的前辈……真是帅气啊……虽然对视的时候会有点恐怖……我们学校三年级的那个团体这周日大概又去和北中啊中央中的人去打架了吧……前辈们看上去那么强的样子他们又会变得破破烂烂的了吧……哎不过我要是升上三年级了应该也不怕这些事情了……恩,我可真冷静啊。”也开始回味起了校园生活。


“啊,那家伙居然还跑到保健室去了,反正闹的太凶肯定会受伤的啊……真是活该……谁叫你在前段时间我闹太疯结果受伤的时候笑话我!还指着我骂我是笨蛋!给我好好反省吧……恩,我真是冷静啊。”也开始感知起了人际关系。


再怎么拖时间我最终还是来到了办公室门口,于是我只好上前,拉开了通往地狱的厚重铁门。


女教师正在办公室里气定神闲地等我。在我捕捉到她因为我推门而微张的瞳孔后,她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也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着,只好安静地坐了下来。接着她突然把一堆国语的练习摊开在桌上对我说:“做做看。”


我一边不满地咂嘴一边拿起了一份练习,下笔如有神助一般地对答如流,速度堪比东野圭吾地写到了最后,显出一副“这个女老师,当我傻的吗?占据我宝贵的午休时间结果让我做这么简单的东西,果然是在看不起我吧,我和朋友们乱逛可是很忙的啊。好了写完了我要走了”的表情把练习递给了她。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瞬间只听见她对我喊了一句“等一下!”然后又摊开了一本练习。


我又不满地咂了咂嘴,叹了口气,打量起了这位女教师。


“哈?你是不是很闲啊?这份午休时间对我们来说可比上课重要成百上千倍,可是对你来说是不是除了痛苦一无是处啊?我懂你的。你不仅仅被学生排斥,还被老师们嫌弃着。你看看外面吧,那个人气老师在和学生们很开心地做着运动哦,你以为她只是在享受运动的乐趣吗?没错,一看就知道她是因为和学生一起才那么开心的。不过最重要的是造成这个局面的事情经过和她的心情。她被别的学生邀请午休一起运动了,但是后来现在和她一起玩的学生登场,想要说服她中午选择他们,于是她向学生们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通过猜拳来决定,赢的一方今天和她一起,输的一方只能等到明天中午。所以现在和她一起玩的这群学生在猜拳中赢得了漂亮的胜利哦,你明白吗?这位人气女教师的明天都被人预定好了,她明天的这个时候一定会满怀着感动和输的那一方一起尽情地享受游戏乐趣的吧,你这种人永远不会懂的。哈哈哈……啊说到猜拳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是在决定俱乐部,你还记得吗?不可能忘吧。”


我们学校除了社团活动还有俱乐部活动,俱乐部活动是每周一次,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喜欢使用的一个小时。各类运动、读书、手工、园艺、观察、饲养等等……俱乐部比社团涉及范围更广,分类更细,在这一个时间内可以学到更精准的东西。


在进行俱乐部活动的时候,每个俱乐部至少要配备一名教师,一些聚集了20~30人的人气俱乐部则要配备2~3名教师,而不受欢迎的冷门俱乐部(只有两三人的那种),就只需要一名教师。所以每个俱乐部的人数上限就很重要,人数到达上限的时候只能选择别的俱乐部了,由于决定人数上限的方法很原始,于是就会经常出问题。


老师们举着写有自家俱乐部活动内容的板子四散在体育馆的各个角落,学生们则集中在体育馆中间,在“准备——开始!”的口令后同时向自己最想去的俱乐部跑去。


受欢迎的俱乐部很快就会达到人数上限了,这个时候猜拳就派上了用场。赢了的人自然可以顺利加入自己梦寐以求的俱乐部,输了的人只有在还有空位的俱乐部里另寻出路了。


所幸的是我成功挤入了排球部,不过我对排球完全没有兴趣,只是陪好朋友一起去的而已。


社团活动是需要交社费的,一些因为家庭环境不能在社团注册的学生,就利用俱乐部的活动做做运动流流汗,反过来在运动类社团的那些学生们,就利用俱乐部读读书什么的(这里就是问题所在)。


那时候有一个对运动毫无兴趣,在其他学生进行俱乐部活动的时候也会跑到图书馆看书的女生。就算是俱乐部活动时间,她也想拿来读书。所以那天聚集在体育馆中央的时候,她和她另一个一起看书的朋友聊了起来……


读女(爱读书的女生,后略):“去读书……对吧?”


小纱:“啊……我还想着去手工俱乐部呢。”


读女:“啊……这样啊……”


小纱:“啊,没关系,一起去读书俱乐部吧……”


读女:“诶,可是……”


小纱:“……我也喜欢书的嘛……”


读女:“……不过不好吧,一起去手工部吧……”


小纱:“诶……不过,真的没关系?”


读女:“因为不和小纱一起的话就没意思了……”


小纱:“……谢谢……啊不过……刚刚足球部的好像说要去手工部的样子……”


读女:“诶!为什么!为什么足球部的要去手工部啊!”


小纱:“不知道……不过大概是说了……”


读女:“……手工部最多只能收三个人啊,足球部来掺一脚我们没胜算的……”
小纱:“……恩,果然还是去读书部吧……”


读女:“……说的是啊,不过等一下,我们靠近一点偷听一下足球部他们的对话吧……”


小纱:“诶,好……”


 


足球男1:“哈?你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


足球男2:“没有我讲真啊,我的目标可是文武双全!”


足球男1:“诶,不是吧……我对书一点兴趣都没有!!”


足球男2:“你不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去你想去的俱乐部吧。”


足球男1:“你搞啥啊说这么寂寞的话!(戳)”


足球男2:“喂,别闹。”


足球男1:戳——戳戳戳戳


足球男2:“你!(还手)……尼玛,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住手!”


足球男1:疯狂戳


足球男2:“好了!那去手工部好了吧!!”


足球男1:“哈?!为啥是手工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戳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球男2:“不是蛮好的吗!可以自己缝校服诶!”


足球男1:“这种事丢给老妈啦!你是基佬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球男2:“你真是蠢到没救。又会足球又会手工,这种反差不是很厉害吗!”


足球男1:“不需要这种反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球男2:“嘛,到底去哪好啊。”


足球男1:“你这人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球男2:“等会可是超级短跑冲刺啊……”


足球男1:“明明是我跑得比较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读女:“小纱……他们这是……要去哪?”


小纱:“……不,不知道……”


读女:“怎么办才好啊……手工上限是三人……读书上限是六人,足球部的如果真的要去手工部的话,剩下的名额就只有一个了……”


小纱:“果然还是去读书比较好吗……”


读女:“总之看着足球部的动向行动吧,他们往手工部的方向走我们就去读书部,往读书部的方向走我们就去手工部。”


小纱:“好……”


 


年级主任:“准备——开始!”


读女:“小纱!足球部的人往手工部的方向走了,我们去读书部那里!”


小纱:“恩,好!”


 


足球男1:“哈……哈,累死我了,真是短跑冲刺啊……哈?!为什么你跑到羽毛球部了啊!?”


足球男2:“怎么可能真去手工部啊智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足球男1:“你搞啥啊!!我怎么可能想去手工部?!我也要来羽毛球部!!”


足球男2:“快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负责的老师是那个人!还在犹豫什么!”


足球男1:“所以我就说你前面都在搞什么啊!!”


 


读女:“小纱!足球部那些人去羽毛球部了!”


小纱:“诶!为什么!”


读女:“不知道!小纱快去手工部吧!还差一个人就满员了!”


小纱:“好!”
读女:“小纱!快点,快点!哈,哈……太好了……”


小纱:“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读女:“唔,好累ww”


小纱:“哈……哈,是好累呀……”


读女:“之后不要再来人了该多好……”


小纱:“哈……恩……”


读女:“诶,讨厌……小纱怎么办?”


小纱:“怎么办……”


女教师:“诶那个,因为有四个人,请第三名和最后一名猜拳。”


读女:“……小纱……”


小纱:“不能输……”


女教师:“好,一、二,石头剪刀布!啊呀……很遗憾请去别的地方吧。”


读女:“小纱!等一下!我来代替她!小纱一定要进手工部才行!我去别的地方就好了!”


小纱:“……可是……”


读女:“没事!我本来也不是要来手工部的嘛!去其他的完全没关系!”


小纱:“……恩……”


读女:“老师,可以的吧?”


女教师:“不行啊。因为这个是规定嘛。”


读女:“为什么!小纱明明那么想进手工部的!”


女教师:“你不也是想进才过来的吗?”


读女:“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明明是因为小纱说想来我才过来的!”


女教师:“这什么鬼,那你们一起去别的什么地方不就……”


读女:“恩会去的,因为老师很烦嘛。小纱,抱歉,手工加油哦。”


小纱:“……去读书部吧……”


读女:“啊!真的!有两个空位,小纱我们走吧!”


小纱:“……走吧”


找借口的女生:“那个,老师,我也退出了……对不起……”


 


倒计时快结束了,场上还剩下五六名学生。哎呀?在那徘徊的你们啊!那不是有一个一个人都没有的俱乐部嘛!你们在犹豫什么!……原来如此啊。


最后三个输了猜拳的学生很不情愿地加入了由哭哭啼啼的女教师管理的手工部,非常让人难为情的是,老师中也有人笑她。


那个时候的我有一点点同情她。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被人讨厌到这个地步。但是说真的我的确也很讨厌你,你的课太无聊了,每次我都哈欠连天,而你明明看见了却装没看见。每天被学生说坏话,承受着来自别人的嫌弃,你的课上经常有学生懒得遵守纪律,已经变得无法无天了。你的心连刻上新伤痕的地方都没有,早已伤痕累累了吧。你每天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回家的呢。休息的时候你都会干些什么呢,有好好吃饭吗,有偶尔依靠一下父母吗,会在快被寂寞压垮的日子里一个人默默地哭吗,那种时候有可以让你依靠的朋友吗,那种时候有温柔的肩膀可以借你依靠吗。如果,那个时候我在你身边的话,如果,那个时候你依靠了我的话……抱着这样的心情,我突然感觉和她稍稍有了一些莫名的羁绊……


一不小心想起了多余的事情,呵呵,真是怀念啊。那个时候你肯定很寂寞吧,不过,虽然只有一点也好,比平时的你要美丽许多啊。也许我至今也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你吧,我已经察觉了,你的心意。你把我叫出来也只是为了和我呆在一起吧?我都知道的啊,因为我也是啊。昨天真的对不起啊,但是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是真的忘记了而已。不要这么生气嘛,我不想看到你生气的样子。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今天我就陪陪你吧,我可爱的小猫。”


我的表情流露到差点把这些全说出来,一边想着“哎呀哎呀”一边看向那份练习,前两秒我还游刃有余地如同承太郎一般,此刻像是突然遭遇巨大落差的小说家一般,完全停下了笔:


“不、不会做……”


原承太郎,现小说家的我,行动迟缓地抬头看向老师。


就这样,刚刚还应该是个性格孤僻朋友很少被所有学生讨厌被所有老师排斥在学校里被完全孤立着在心灵的归处除我以外一无所有的,“这样下去的话这种生活会继续到什么时候啊……刚刚拿到教师资格证的时候明明那么高兴……那个时候的我就在发光啊,还没开始的教师生活在梦里无限发酵……哎~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坏掉的……怎么办才好……要不要转行啊……可是这样父亲会难过的吧……我跟他说我成了教师的时候,他看上去真的非常高兴……考了试获得教师资格证的那天,明明收入并不多,还带我出去吃了大餐啊……那时候吃的肉可真美味啊~啊,肚子饿了……不过啊,人生只有一次,我想按照我自己期望的样子活下去啊……今天上午看了「めざましテレビ」的占卜环节,连自己的幸运色都没找到……啊啊~女主播可真可爱啊……不过说真的她们长得也不是特别可爱……只是上了电视被大家捧成那样的而已!那些人怎么回事!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满脑子想的肯定都是通过采访运动员搞好关系然后结婚的事情吧!和普通的女生有什么差别!凭什么只有她们那么受欢迎?!只不过是名字里加了个面包就这么得意忘形了吗!我也可以在名字里加个面包什么的啊!啊好生气!我和你们这些廉价的人不一样!我要是当了女主播一定会更在认真地学习,好好练习发音,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素质……总而言之先进军女主播界吧!啊……女主播啊……和运动员结婚啊……好的决定了!我要成为女主播!成为女主播,走上和至今为止的人生完全不同的华丽道路!对啊!父亲并不是因为我当了女教师而高兴,只是因为看到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替我高兴而已!勉强继续教师生涯的话,别说是我了,父亲也不愿意看到!看到自己的女儿成为女主播,当父亲的肯定会高兴啊!啊哈哈哈!我都可以想象出父亲在亲戚中自满的样子!而且我的老公会是职业棒球选手,和喜欢棒球的父亲真是太合了!不对!等一下!他的实力不会止步于国内!他绝对会去美国超级棒球联盟的!进到联盟里一支很有名的队伍里,像イチロー那样大活跃然后得很厉害的奖拿很多很多奖金!呜哇好厉害!然后我就华丽转身,从公司退社到美国转型做女企业家。在服装业大获成功的我,此时拥有了和他不相上下的财产!然后每天都去做全身美容打磨我的美貌!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的美丽了!接着我要把我的美貌作为武器,然后自己开全身美容院!然后开发化妆品!然后至今为止结识的那些名媛们,她们都会来给我捧场!接着还会超过我老公的年收入!接着我为了宣传我自己的化妆品品牌,以及美容院在日本开张的相关事宜,我就会回国!逆输入哦!于是我坐着私人专机降落在成田空港,等待着我的是空前的采访团体,由闪光灯组成的暴风雨!于是我看着那位女主播不甘心的脸一边接受着采访!当然她已经入不了我的眼了!接受完采访的我,搭上停在我面前的高级轿车,顺便喝点高级香槟!首先我要去的地方是我的老家。小镇上的居民们热闹地仿佛正在参加什么庆典一样!呀!好害羞!别这样!接着完成和父亲的约定——带全家人一起吃烤肉!就在大家都以为要去什么高级酒店的时候,车却逐渐向山里进发!父母都多少不安了起来,只有我一脸‘一切尽在计划之中’地坏笑着。最终到达目的地——竟然是一片宽广的牧场!是被我买下来,完全属于我的牧场!然后帮父亲选牛肉,父亲,这些可全部是A5牛哦!!这也是惊喜之一!父亲一边流着泪一边吃着我精心准备的牛肉,哎呀!这样一来好不容易的5A牛不是咸掉了吗!我正这么想着,诶?我的牛肉也变得这么咸!啊,我的脸颊上怎么痒痒的……为什么,为什么连我都哭了呢……父亲,看到我成材的欣喜和离家打拼的寂寞……我都知道的。但是我,虽然已经长大,但我们的心无论何时都离得很近!父亲!母亲!最喜欢了!一直都最喜欢你们了!………………啊呀真是的,这是怎样一种人生啊!根本就是完美嘛!好的我要加油了!………………哦不过突然递辞职信作为大人是不是不太成熟,至少要做到三月……好长啊……好讨厌……不过没关系!四月就是我人生的转机!作为女主播华丽地活下去!然后去买都是A5牛的牧场!”


……的女教师已经消失了,她一脸无耻地笑着,这个蔑视着部下的魔鬼中士,像那座埃佛勒斯峰一样伫立在我面前。


“这高度怎么回事……这种山怎么可能登的上去……世界上居然存在这么恐怖的山峰……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是的,我人生中第一次登山是八岁的时候。


那时候任天堂的电视游戏机刚发售不久,我每天都和朋友们沉迷其中,从早到晚。


对于我们这些和家用电脑同时诞生在1983年的人来说,电视游戏机简直如同革命一般。


玩电视游戏机的最好时机就是暑假了,我们可以每天不知厌倦地打着街道战士2,直到有一天被人邀去爬山。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是一个热的要死的七月。


镇上在那个时候一直都是登山的传统,不论男女老少都在凶险的山路上前行着,前进的目标都是山顶上那个石碑样的东西。虽然我记忆不记得建造那座石碑的原因了,但是走到那里,把新的贡品和旧的贡品进行交换并参拜,已经成了一种习俗。那座山其实也没多高,但是对于我这种第一次登山,还穿着短袖短裤的人来说的确是一段痛苦的记忆。按道理来说我对上山祭拜这件事完全不上心,但是在下山的时候心里却多了一丝冷清。原来爬山是件这么有趣的事情啊,为了继续体验登山的乐趣,我还想爬山!我还想爬更高的山!这份高远的志向在我心中大概就盘旋了两天,本该是忘记电视游戏机沉迷到登山世界中的我,作为一个小学生还是被游戏机击溃,继续了以前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的日子。


时间来到了西历199X年!


一个刺客献身了!一个袭击时代霸主任天堂的刺客在此刻献身了!那就是SEGA Saturn(世嘉土星)和PlayStation(PS)。很快家用游戏机已经超出了它原本是“给小孩子玩的玩具”的定义,软件也转变成了磁盘,质量也是其他产品无法比拟的优秀。我身边的同级生纷纷购买,我却因为家庭环境并没有那么富裕而犹豫了起来:买哪个好呢?土星好呢,还是PS好呢……


说实话PS上有许多有意思的游戏,发展前景看上去也好一些。身边的人都买了PS,我却迷茫了起来。最终我做出了决定。


促使我做出最后决定的是名作《Vampire Hunter》,对于我这种玩了许多格斗游戏的人来说,Vampire Hunter是不一样的,品味都不一样,因为它只在土星上发售,所以我行动了起来。


圣诞礼物就决定是它啦!


很快土星成了少数派。学校里大家一般都在讨论PS,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每天都可以玩我最喜欢的Vampire Hunter啊!后来FF7登陆PS,更多更多有意思的游戏登陆PS,我逐渐开始后悔的时候,Vampire Hunter发售了。


在PS上。


事已至此,我开始自暴自弃,自暴自弃地玩Vampire Hunter,像是在跟谁赌气似的。


然后就腻了。


而且那时候我在做着送报纸的零工攒了点钱,于是买了价值5000日元的新游戏玩,结果还是个垃圾游戏。


事已至此,我又开始自暴自弃,自暴自弃地玩这个垃圾游戏,像是在跟谁赌气似的。果然是个垃圾游戏。接着对土星彻底绝望,我拿出了我的电视游戏机,把以前已经通关了的FF6插了上去。


根本都没有不甘心啊!因为FF6很好玩嘛!


于是我干脆利落地推到了最终BOSS面前——全部角色都是满状态满技能,甚至每个人的性格都烂熟于心——以完胜的姿态打到了最后。


每天都在打倒同样的敌人,到底打倒了多少次我也不记得了。我到底在和什么战斗呢?不要想!去感受!没有越不过去的山!


“不过还真是危险啊,昨天玩过头了今天完全困得要死,不仅困得要死还很饿,差不多发了一天的呆……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至少我应该带点吃的来……更倒霉的是因为心情低落刚吃饭也没怎么好好吃……大意了……啊!原来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吗中士!”


中士察觉到了我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于是装作一副让我试试的样子,抢了先手对我发起了“快点写”的攻击。


然而情绪萎靡的我,手里的笔简直寸步难行。


“你这家伙!就算我的教学态度有多不好,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啊!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自知之明’你懂吗!这么难的练习你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在那个她最终失去耐心的瞬间,我呆在当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被记载成了“小学四年级”。


女教师:“果然啊。”
山田:“什么啊中士……”


女教师:“你果然停在小学四年级了。”


山田:“……”


女教师:“小学四年级发生什么了吗?”


山田:“……l、look山田现象……”


女教师:“啊?什么?”


山田:“没、没什么……”


我无法掩饰我的动摇。我不知道“look山田”现象到底是不是害我放弃国语的元凶,但总而言之我放弃了国语。


女教师:“嘛,从现在开始慢慢来吧。”


山田:“……中,中士!!!哭哭哭”


虽然我还想写写我是怎么放弃其他学科的,但是单单一门国语我就说了这么多了。虽然我的确是想出书,但是还没有把卷轴铺满书店的打算啊。还是,慢慢来吧。



评论(1)

热度(39)

  1. -粥斯琳-折原的小静静 转载了此文字
  2. CIH苏桓折原的小静静 转载了此文字
    lof上再转一次~看完满脑子山田😂辛苦原po太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