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苏桓

这号以后只搞cp
涂涂写写摸摸鱼
是个秃头佛系又好脾气的人
【所有cp可逆不拆】
【没涉及h和明显攻受意义的图会打双向tag】
👆划重点

微博同名🤘

圣僧等等我(上)【昊磊】


很沙雕
很脱线
神奇的和尚刘昊然设定(dbq最近很爱磕和尚
神奇的和尚被勾引还俗设定
神奇的年幼种情种(bushi
友情客串:山凯
文里都是善良单纯的人,抱着最纯的初心待人的人,所以ky们就口下留情点吧。
为6.5昊磊节准备的,不知道到时候是中还是下会6.5放。

正文:

1.
山上有座庙,庙里有小和尚。

刘昊然不足半岁被丢在寺院门口,应叩门声而来的小尼姑发现了装在竹篓里的奶团子,篓里只有一张纸条写着姓名和生辰,以及理由“实在无力抚养”之类的(屁)话。
戴眼镜儿的小尼姑左右不寻见人,无奈便把小奶团子带进了寺院,和老师父打探了好几天找不见父母,商量着留下了小奶包。

小奶包法号叫智源。

小奶包刚来寺院可是轰动整个庙,大半的小和尚都来围观戳戳逗逗,刘昊然实在是生的白,肉乎乎的很是可爱,所以刘昊然从小便是在一众师兄的宠爱下长大的。

连山下的县城都知道了,山上寺庙多了个宝贝小疙瘩,连带的后来的香火都旺了不少。

2.
吴磊是山下小县城出生的,是顺城小红花幼儿园出了名的瓷娃娃。

吴磊姥姥信佛,从小爱带吴磊到山上寺庙去烧香拜佛,于是,彼时吸溜着酸奶的四岁吴小磊,认识了一边哭唧唧的鼻涕直流一边认真扫落叶的小奶包刘昊然。

刘昊然早课诵经的时候睡着了,一头撞到了前面的师兄背上,吓得师兄破了音,被老师父敲了脑壳,罚到院门口扫落叶。

我才六岁,我好累,刘昊然委屈兮兮的想手上却不敢落下老老实实的扫着落叶。

“小光头,你为什么哭呀?”奶声奶气的。

刘昊然听到小光头,嘴角更下瘪了,鼻涕都来不及擦的回头看,看到了长的漂漂亮亮穿着格子小背带的小吴磊。

呆了。
鼻涕快掉嘴边了。

吴磊掏出口袋的卫生纸帮刘昊然擦了,然后又问了一遍。

“小光头,你为什么哭呀?”

刘昊然回了神,护住光溜溜的脑袋瓜,再看了眼吴磊手里的酸奶,咽了下口水委屈的哼唧:“智源犯了错,被罚出来扫落叶。”

吴磊歪了歪头,拿开刘昊然挡住脑袋的胳膊顺手摸了摸,在被烧完香的姥姥叫走前,顺手把酸奶塞给了刘昊然。

“下次见~”

看着吴磊蹦跶走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喝了小半瓶的瓷瓶儿酸奶,小光头上还留着吴磊小手摸过的温度,刘昊然不知道为啥就不委屈了。

3.
刘昊然喜欢上了瓷瓶儿酸奶,大碗豆浆不爱喝了,没喝过的新鲜玩意儿总是容易让小孩儿魂牵梦萦。

这可愁坏了宠爱他的师兄们,哪儿来的钱给刘昊然买当时还老贵的瓷瓶儿酸奶?
刘昊然想,想的晚上躺床上掉眼泪珠子,小枕头都润湿了,师兄被哭的揪心,没办法,只能带小昊然下山去讨。

可能是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一家家问过去居然没人愿意给,总觉得是带着小孩寻骗的。
更甚有店主轰人的。
师兄委屈,刘昊然更委屈,被刻薄老板娘吼的一愣一愣的,师兄纵使生气,还不敢发脾气。

命运使然,刘昊然遇上了吴小磊。

“阿姨,他们真的是山上的光头~”

一声儿阿姨叫的甜滋滋,老板娘眼睛都亮了。

“这不是小红花的磊磊嘛~”

吴磊扯了扯妈妈的衣角,让吴妈妈帮刘昊然买了酸奶。

一瞬间,吴小磊在小昊然的心中又圣洁了不少。
看着吴小磊扑闪的跟蝴蝶翅膀一样的眼睫毛,小昊然又开始神游了。

“还不谢谢小菩萨?”
师兄敲了敲又开始发呆的刘昊然,刘昊然合上下巴红了脸含含糊糊的道了谢,扯着师兄的袖子急急忙忙就走了。

4.
喝了这来之不易的瓷瓶儿奶,刘昊然再也不敢任性了。

刘昊然是不任性了,就连后来扫地都积极了许多,下了雨刮了风,提溜着扫把最先冲出去的总是小奶包刘昊然。
可他再怎么积极,也没再能遇见吴小磊。

吴磊搬家了,吴爸爸吴妈妈去北京工作,把吴磊也接去了北京读书,小红花没有叫吴磊的瓷娃娃了。

小和尚至此再没能等到他的小菩萨。

后来的小昊然,学习很是用功,从躲着不想学,到主动追着尼师学。

老师父说,我们智源,这是顿悟了。

可只有小昊然知道,只有多看不喜欢的书,才没有空闲时间想起好喝的瓷瓶儿奶和可爱的小菩萨。

5.
不知道是不是素食里的淀粉和糖类太多,逐渐长大的刘昊然还是没能褪去肉感,笑起来眼睛还是眯成一条缝似的寻不见。师兄们笑,小奶包就是小奶包,长大了也还是我们的小奶包。

可小奶包个子却不奶了,直逼一米八零的大个儿杵在庙里,走哪儿都打眼,尼师扶着眼镜儿想当年捡他的时候咋没发现能这么虎着长,但说起来,刘昊然小时候应该也是寺庙里最能吃的了,什么仓鼠精转世般吃的跟两颊藏了粮一样。

二十岁的刘昊然正式剃了发出了家。
把心角落里都蒙灰的瓷瓶儿奶和小菩萨都放下了。

刘昊然不像小时候一样早课打瞌睡了,认认真真勤勤勉勉,越来越懂事,笑起来一颗小虎牙,配上锃亮的光头,可逗人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成年后开始抽条了,几年下来刘昊然瘦了不少,脸看起来越发有棱角,因为瘦了,眼睛都比以前大了一圈,更清秀干净了,一八几的大高个儿弯弯腰,一句阿弥陀佛让来烧香的小姑娘们酥了腿。

因为小时候追着尼师学习的习惯,让现在的刘昊然在佛学院竟还是个优生学霸,因此也成了佛学院的活招牌,佛学院招生宣传照片上都不乏刘昊然的身影。

可能对于媒体来说,能在寺庙健康成长是个不错的话题,刘昊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上了报道。也许大家在现实中没见过这么清秀帅气的和尚,一时间,刘昊然居然在微博上火了,还上了热搜。

什么“智源师父”,“最帅和尚”都算正常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还火了“圣僧等等我”这么个莫名其妙的tag。

刘昊然火了,寺庙的香火比起小时候,可是更旺了。

6.
吴磊刷微博自然是刷到了,看着刘昊然照片的吴磊下巴都掉了。
这个“智源”跟他脑子里那个“智源”对不上号啊!?

王俊凯帮吴磊合上下巴,顺带凑热闹的看了眼。

“卧槽!”

王俊凯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吴磊突然回神的跟打了鸡血一样对着他激动的嚎。

“他他他,他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那个小和尚!”

“……”

吴磊长到十八岁,算是不负小红花幼儿园精致娃娃的名号,出落的是越来越水灵俊朗,校草之名一路坐稳到大学。
但说来就怪,吴磊就没喜欢过哪个小姑娘,长发飘飘搁眼前溜达来溜达去撩骚的女孩儿,愣是入不了吴磊的眼,也不是说他就喜欢男孩儿了,反正说不出来为什么。

跟王俊凯一起看了青蛇的吴磊,看着青蛇勾引法海,吴磊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就想起了还有依稀一点印象的小和尚,然后给王俊凯生动形象的讲了小和尚哭到流鼻涕在寺院外扫落叶的故事。

王俊凯也没明白,为什么看着这么香艳的剧情,吴磊满脑子会是一个奶白团子的小光头。

7.
接下来的几天,吴磊跟中了邪一样,把刘昊然几个相关热搜戳了个遍。

时不时还会用脚蹬上铺的王俊凯发出神神叨叨的疑问。

“你说一个和尚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
“认真的,他笑起来跟小时候一个傻样儿!”
“哎是真的很可爱诶……”
“啊智源啊智源,你真是个和尚吗?!”

如果把吴磊这几段儿录下来,这校园男神的人设怕不是要崩塌了。
这是什么妖孽,怕不是青蛇附了身,真是罪过,罪过!

“圣僧等等我”这个tag吴磊自然也是没落下的。
戳进去一看,一堆小姑娘花痴乱泛。

[啊这么好看的圣僧,试问谁不动心!?想泡!]
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矜持!

[圣僧等等我,我这就到顺城去!]
不许去!他是和尚你去了也不好使!

[现在和尚可以还俗是吧??智源大师你等着,我来了!!!]
吴磊看的气的从床上弹坐起来。

但吴磊也说不上自己气什么。
可能就是气,他是个和尚你们别去玷污人家,或者说你们连人家喜欢喝啥都不知道,再或者说,明明是我先认识的小和尚……

吴磊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魔怔了。

听到吴磊弹坐起来的大动静,王俊凯还专门探头下去看了一眼,发现这厮妖孽跟灵魂出窍了一样坐的标直,不一会儿又瘫躺下去了。

然后用跟讨论柴米油盐一样的平淡语气,丢下一记惊雷发言。

“我觉得我是喜欢这个和尚的。”

王俊凯慌了,这不是你看青蛇会想起奶和尚的理由啊!!!

8.
刘昊然这两天老是觉得后背发凉。

刘昊然觉得是自己的经念得不够多,不够虔诚。

老师父领来了一班人,是来禅修的体验者,刘昊然也是第一次带体验者,做自我介绍时还会紧张的小结巴。
体验者里有一个人让刘昊然特别记忆深刻,姓张名一山,老是跟他插科打诨。

说是二十来岁小伙子,很容易就混熟了,但刘昊然好歹出了家,张一山嘴上还是师父师父的叫着,却会来和人家师父勾肩搭背讲笑话。
劝不住施主,又不能发脾气,刘昊然又能怎么办呢,他是第一次带体验者呀,是不是应该多请教请教师兄们啊?

可这人也不讨厌,还能给他讲很多平时没太多时间接触到的故事,可能是从小在寺院长大,刘昊然比起其他人还是少了些社会生活体验,游戏是没玩过的,听也是听不懂的,真实的跟张一山面前上演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有时也会听的入迷。

然后张一山就讲到了他老家北京,惶惶然的,刘昊然想起。

小菩萨去的好像就是北京。

现在的小菩萨,怎么样了呢?

9.
吴磊不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的那句话。
吴磊想知道他是不是只是喜欢刘昊然的脸而已。
吴磊认真的付诸了行动。
吴磊决定暑假回老家顺城一次,去见刘昊然本人。

可是看报道里,刘昊然成天佛学院来佛学院去的,好像真还不太好见的样子,吴磊也没自信人家是不是还记得自己。

皈依了佛的人,我啊,怕是俗了。
吴磊想。

然后吴磊想起了自己的姥姥,逢年过节和姥姥通视频,姥姥还会跟他讲她又去山上烧香了之类的,这么说起来,都好些年了,姥姥也算是老香客,寺庙应该都熟姥姥了吧?

然后吴磊决定拉着无辜的王俊凯,暑假一起回顺城。

无辜的王俊凯至今还在吴磊说他喜欢和尚的震惊中没缓过来。
王俊凯甚至做好了吴磊随时跟他出柜的准备,但他没想到,一出就出了个出家人。
满脑子罪过罪过,他都快不敢直视佛像的眼睛了哪敢跟着这妖孽去寺院泡和尚啊?

可他又受不了吴磊跟他耍赖似的用他的大眼睛瞅他,眼泪装模作样的在眼眶表演要落不落的戏码,小兔牙咬着下唇委屈极了。真是服了!

服了!

王俊凯无声的绝望呐喊。

10.
假期总是遥远的,吴磊在这期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刷tag气到用兔牙磨坏被单的夜晚,虽然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话题的热度也渐渐下去了,但总有认为智源大师夺了她们的芳心一心只想让大师收去的姑娘,坚持不懈的在话题中混脸熟。
吴磊可谓咬牙切齿,在吴磊坏了第五套床单后,磊妈妈终于忍不住问了。

吴磊只能说王俊凯收的小姑娘们送他的糖,多的堆那儿都闹耗子了。

王俊凯气。

先不说那糖有一半儿是您的,这耗子精是您本人呀,可关我什么事呀!

吴磊想过,这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想过会不会随着长时间的等待,等这三分钟的热度下去,发现这只是青春期跟他开的玩笑。
其实吴磊脑子里喜欢这个和尚的想法成形的时候,他自己也是慌的,没底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怎么就得出了这么个结论,要知道他俩认识那会儿都小不点哪儿懂什么情啊爱的,可他心底又有个声音坚决的告诉他就是这么个理。
可能真是魔怔了吧。

就不该给流鼻涕的小光头又递纸又送奶的。
这下好了,没人能比这奶了吧唧的小光头更可爱了。

盼星星盼月亮的,在吴磊纠结复纠结,后半学期心不在焉的拒绝了不知多少递来的情书巧克力后,暑假到来了。

坐上去顺城的飞机,吴磊是雀跃的,怀揣着萌动少男心的,而王俊凯是生无可恋,人间不值得的。

11.
张一山已经呆满了禅修的时间,可这人跟不过瘾一样,跟寺院这儿赖上了,自愿在寺院当义工,大清早起来给做饭都成。
用他的话说是,这儿人善良住着舒服,让他再多呆一个月呗。

刘昊然看张一山每天跟着净念师兄做饭倒也乐呵自在,也算放心。
不用带禅修班了,刘昊然又是佛学院进佛学院出的了,偶尔能看见他和张一山一起。

张一山说是智源师父跟他讲佛理呢,实际上是他搁刘昊然面前吹摆北京有什么好玩儿的。
张一山发现,每次说起北京吧,刘昊然嘴角都噙着一丝温柔的笑,眉眼弯弯,柔和的很,小光头,又白白净净的,可太治愈人了。

刘昊然听的多了,回想又觉得不该听罢,多了什么俗念似的,回去再多诵几遍经诵去不该扰乱思绪的想法。
可隔天张一山再讲起,他也没法打断似的就又听下去了。

都皈依了佛了,我啊,怎么还是这么俗。
刘昊然想。

刘昊然觉得自己还有救,但他不知道他的俗念,正马不停蹄的向着他光溜溜的脑袋瓜子里撞来。

12.
吴磊回来了,街坊邻居可热闹了。

当年小红花幼儿园瓷娃娃的名号过了十多年,放老辈儿里还是叫的这么响。
姥姥乐的牵着自己越长越标志的漂亮大外孙外带漂亮同学,沿着街道溜了好一圈,不知怎么就又溜到了当年给小光头买瓷瓶儿奶的店。

老板娘还是那个老板娘,岁月带去的皱纹居然柔化了几分她的刻薄。
看着吴磊还想了老半天,然后哦呀哦呀的认出来了。
抓着吴磊的手絮絮叨叨了好久,吴磊却是没听进去几句,就听进了那几句当年那小和尚现在可出名,顺城现在也发展旅游业了,听说不少人去那庙呢!

吴磊又是牙痒痒了。
哼,冲着帅和尚去的吧!
王俊凯看着吴磊牙痒痒的表情,心想你这妖孽有什么资格牙酸别人呀。

可吴磊就是不高兴了,气的在老板娘店里买了两大箱以前的瓷瓶儿奶,叮叮当当的抱回去。

然后跟姥姥道出了自己的主要目的。

“哦,想去庙里呀?”
“真不凑巧呀乖孙孙,前两天才结束一个禅修班呐。”
吴磊只能撒娇了,晃悠着老太太的胳膊,老太太被哄的乐呵的合不拢嘴。
“得嘞,姥姥明天陪你去,老师父认得我,我跟他说说试试,看看能不能行!”

王俊凯看着吴磊为美人放下成年人尊严的模样,嗤之以鼻。
小和尚你造了什么罪,摊上这么个千里迢迢索你性命的妖孽啊。

13.
老师父领着笑的一口白牙灿烂的周身飘着粉色小花花似的吴磊到面前时,刘昊然毫无准备。

呆了。
还好没鼻涕了。

十多年过去了,看到刘昊然丝毫长进都没有的模样,吴磊觉得他没想错。

果然,没人能比这奶了吧唧的小(大)光头更可爱了!

刘昊然本来紧张就会有点结巴,再次看见吴磊,刘昊然硬是半句话都没能憋出来。
本来那小姑娘口中什么稳温如水的清澈声音,硬是被石子堵住了一样,还是三颗,堵死了。

不怪刘昊然,刘昊然真的很慌,慌的手指冰凉,脑子里跑过了一万条经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都出来了,即使那么多年过去,刘昊然还是一眼就能认出。

老师父看着皱了眉,敲了他的脑壳,咳了两声。

可刘昊然憋了半天,只憋出来一句,一句藏的最深的最靠里的。

“小菩萨……?”

老师父听愣了。

吴磊却自然的接过来了。

“小光头,喝酸奶吗~”

TBC

本来是想写给6.5节的短篇,不知不觉写的有点收不住了,只能上中下了。
后面会有很多法门寺猜想的梗和不少我们老鹿友情提供的可爱的梗!文中的佛学知识都是问的我亲爱的老鹿。
表白我鹿(不敢艾特)!😊
也表白支持我写和尚昊然的我宝书桓桓  @申报记者何书桓

评论(4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