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H苏桓

微博id:CIH苏桓
lof放图存档处
涂涂写写摸摸鱼
是个秃头佛系又好脾气的人

戏有情【昊磊】盲狙零分试卷

戏有情(高考盲狙)

2018年全国卷II高考作文题 (适用地区:甘肃、青海、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宁夏、新疆、陕西、重庆、海南) 。
二战期间战斗机防护,多数人认为,应该在机身中弹多的地方加强防护。但有一位专家认为,应该注意防护弹痕少的地方。如果这部分有重创,后果会非常严重。而往往这部分数据会被忽略。事实证明,专家是正确的。请考生结合材料进行分析。自定立意、自拟标题,写一段作文。

跟盲狙题目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口水账正文,一点边都挨不上(打扰了
零分考卷展示👇

正文:

一位优秀的伶人,该有两面。

1.
挽香楼的头牌旦角儿换人了,名叫飞流。

飞流心智不全,却能唱的一手好曲儿,虽说排练的时间会比常人久很多,但却和挽香楼老板一样,长了一张勾人的脸蛋,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

飞流初次登台唱戏,萧景琰带着萧平旌来看了,那时战争还没打响,生活还算一片安平,看对眼儿的人说处着也就处着了。

老板直呼姓萧的都是祸害,挽香楼是栽在了姓萧的手里。

2.
看客向来说飞流性格冷漠,谢了幕后不回应台下任何呼声,但他却会在唱完后扑向后台等着的萧平旌的怀抱,像幼猫撒娇一样蹭人的脖颈。
萧平旌来时会给人带蜜柑橘,甜滋滋的桂花糕,有意思的机巧小玩意儿。
再在飞流吃的黏了满嘴角时,轻轻舔掉抹去。

萧平旌会尝试着给飞流上妆,因为他喜欢看飞流上妆时的神色,山河妙曼,春色满园,百般生动,万种风情,谁看见了就扑谁一脸花香气息。所以萧平旌经常在胭脂抹脸,口红染唇后就会忍不住的亲吻上去,亲掉了自己亲手抹上的唇妆。

萧平旌还会陪飞流排练唱戏,他五音不全只能念词儿,但飞流对着他却唱的最为情动,两眸闪动捎带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3.
好景不长,战争打响,挽香楼也关了门。

萧景琰作为将军,上了战场,飞流那段时间就看着梅长苏像被牵走了魂儿一样,浑浑噩噩数着时日。

飞流不知道萧景琰去哪儿了为什么梅长苏会紧张成这样,但他知道,战场,那一定不是好地方。

只有在萧景琰回了,梅长苏脸上才恢复了血色光彩。但部队能停留的时日不长,萧景琰这次再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是萧景琰上战场的第三年。

梅长苏大病,挽香楼却重新开门作唱了。

4.
梅长苏说,姓萧的命都是许给战场了。
可飞流不曾想,萧平旌就这样接过了萧景琰的部队,上了同一处战场。

萧平旌去战场的头一年,飞流还能唱天仙配牡丹亭,年复年,飞流就只唱霸王别姬了。
唱曲哀婉悲壮,来听的人却越来越多。

5.
再一年萧平旌回来了,梅长苏病刚好一点,能离开病床在院落转转了。飞流喜上眉梢的通知了梅长苏,梅长苏却只是叫飞流叫来萧平旌,只叫他一人。

萧平旌接到传话,亲了飞流的瘦的凹陷的脸颊,去了后院。

飞流不知道苏哥哥和平旌聊了什么,但平旌是红着眼眶出来的。
飞流摸上萧平旌的脸,萧平旌还在发抖的手覆了上来,转而把脸埋到了飞流的掌心,飞流感受到了温热的水珠落在了掌心。

梅长苏问,萧景琰的尸首找到了吗,安葬何处,何人所杀。
还问,萧平旌你敢不回来吗,你敢像萧景琰一样也死在战场上吗,你敢活下去吗,你敢让飞流像我这样苟活接下去的半生吗。

萧平旌面对这一系列你敢,却一个也答不上。

6.
萧平旌一如当年的萧景琰,骁勇善战,连打好几场胜仗。
敌方屡屡受挫,自然会想办法对付,可吸取了教训,前线上的萧平旌却更不好对付了。

可不知是谁提到了。
萧将军和城里最有名的旦角儿的爱情,是人人皆知口耳相传。

真正的软肋,遭到重创才是一击毙命的。

萧平旌处处考虑,也不曾想到,敌方会勾结内部奸人直接打到后城去,后城沦陷,敌方还放出消息说掳去了他捧在心窝窝上的人。

7.
萧平旌连夜带兵赶回后城,却满眼只有寥落破败,烟火缭绕,整座城被坦克大炮碾的不成模样。

萧平旌顶着熬的通红的双眼,苍白着脸跑到挽香楼。

只寻得人去楼空。

萧平旌心情起伏千百般次后却逐渐冷静了下来,仔细回想,梅长苏曾说,让他不要担心挽香楼会出事。

“若飞流是你的软肋,那不消你说,我会护他周全,但你一定要冷静,不要被蒙了眼,不要学萧景琰,傻里傻气平白搭了命。”

挽香楼有个密道,萧平旌知道的。

萧平旌跑到后院,假山丛中的石头果然被挪动了,进了密道,沿着一路的标记走了竟有十多分钟,再看竟然是城外了。

一棵树上用小镖卡了一封信。

信上是飞流歪歪扭扭写着的“安好勿念”。
顿时心中的石头放下,一紧一松,萧平旌竟是站都站不稳了。

8.
爱人周全,萧平旌斗志大增带兵反攻,不消一星期便夺回了后城。

首先修好的就是挽香楼。
萧平旌就坐在戏台上等,三天后才盼的心上人归。

“你回来了。”

来人瘦脱了形,却还是笑的眉眼弯弯,目中微带瞋视而有情,飞流不做答,只是唱。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梅长苏看着萧平旌笑的拥紧飞流,用力的恨不得骨肉相融,一阵酸楚。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9.
后城重修,萧平旌又要回去前线。

经历了一次覆城的惊吓,两人更是不舍分别,但前方战事吃紧,萧平旌无奈告别,可这次飞流却哭肿了眼。
这也是萧平旌打仗的第三个年头了,他害怕,萧平旌会像萧景琰那样,一去不回了。

后来,飞流只能断断续续收得萧平旌一封又一封来之不易的书信,有的传到手上甚至都被血染红晕开了笔墨字迹。

再到后来,是连书信都接不到了。

10.
后来的城里总传说。

挽香楼的头牌,历来都是薄情之人。
唱的都是悲伤婉转的调子,从不唱喜调。
唱罢后不笑也不语,平日不嬉也不侃。
梅长苏如此,飞流也如此。

可战火纷飞的年头,挽香楼确实一直都唱着,一直唱到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了,飞流却等不到萧平旌回来。

挽香楼宣说飞流要唱最后一曲,至此之后再也不唱了。

11.
在后台的飞流还未上戏,妆只化了一半,手有些颤抖,怎么都描不好眼线,反反复复好几次直到有人却接过了他手中的笔。
飞流以为是梅长苏,但定睛在镜子看到来人,眼泪直接就掉下来了,晕花了妆。

“我回来了,赶上了你最后一唱。”
从背后被人圈住,亲吻了头顶。

一位优秀的伶人,该有两面。

一面薄情。

一面却是多情。

薄情之人实有情,多情全寄予郎君。

尾声:
“为什么不回来!”

小皮筋挨打了,小胳膊被咬了一圈儿牙印。

“宝贝儿听我解释quq轻点轻点我还有伤呢!苏哥哥救我!”

梅长苏气:“活该!姓萧的都是坏胚子!看我们小可怜眼睛都哭成小核桃了!再多咬几口!”



评论(15)

热度(67)